我在大理寺当宠物》表现不佳搜狐借反盗版碰瓷

大理 2018-10-13 17:05:49

  在搜狐逐渐没落的上,张朝阳是不甘心的,试图掀起一系列的动作,这种局面。最新的是状告百度网盘今日头条盗播搜狐自制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并请求赔偿1000万元。

  事情是这么个事情,这么做也是绝对正确的,对盗版的痛恨和厌恶是国际共识,但是在状告之余做出一系列对手、发软文营销《我在大理寺当宠物》,就有点碰瓷式营销的味道。

  几乎每家视频网站都去法院起诉过今日头条和百度网盘,这也不是搜狐第一次状告百度网盘,但是这次故意把事情放大,背后的意图十分耐人寻味。

  自2017年全面转型自制开始,搜狐视频在自制剧上并没有过多的精品,尤其是2018年以来随着《无心2》的扑街,代表性作品都没有掀起水花,情急之下的搜狐视频着急用这种方式刷存在感吗?

  虽然中国的在线视频网站是伴随着盗版视频发展起来的,但是这并不是原罪,而是行业早期的乱相,因此在2009年以后,大家对视频版权的空前重视,开始联手打击盗版,这客观上了创作者的权益,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作为打击盗版的先头兵,搜狐也一直为行业做着贡献。从2009年牵头创建“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盟”开始,搜狐就一直与反盗版做斗争,当年手撕优酷、炮轰迅雷等,都推动了中国在线视频网站行业的向前发展,为后来的版权大战创造了生长的土壤。

  但是搜狐视频这次的反盗版太了,四处发文谈论盗版事情的同时,在大力地宣传自制剧《我在大理寺当宠物》。

  这部剧讲述的是现代师茹小岚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只猫,落入帅气大理寺卿青墨颜的怀中,上演一段跨越时空、跨越品种的高甜人宠恋,并在一桩桩奇案中揭开这一切背后的惊天秘密,是典型的甜宠、下饭剧。

  整体来说内容制作上是合格的,但是搜狐视频已经不是当年的搜狐视频了,在话题制造、新剧营销方面都大不如从前,新剧很难掀起什么水声,属于默默的人剧。

  所以整个事件的本质是搜狐借着打击盗版的机会,炒作自家不温不火的《我在大理寺当宠物》,有一点碰瓷式营销的味道。

  其实此前已经有多家视频网站起诉百度网盘和今日头条的盗播问题了。前不久爱奇艺以今日头条手机端应用程序以短视频的方式影视作品《延禧攻略》为由起诉,索赔3000万;优酷也因《战狼2》《军师联盟》等作品被盗播,起诉百度、今日头条等公司。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以来,几大视频网站在海淀法院网起诉作品遭盗播的案件高达22起,大家都是让法律归法律,没有刻意在上炒作这件事,也没有借机炒作作品,做干扰法律判断的事情。

  搜狐视频也曾迷失在天价版权剧的竞争中,后来在2017年果断放弃参与,全面转向精品剧自制,希望用小成本的自制剧撬开市场的口子。随后在2018搜狐视频春夏推介会上,张朝阳带着搜狐视频再次强调搜狐的自制战略。

  “在内容创作领域,大投入不见得有高回报,小而美不一定是流量小,可能产生爆款,这是我们要走的一条。”张朝阳曾表示在2018年将要制作20-30部这样的小而美自制剧。

  2018年即将过去,搜狐视频推出的《秦明2清道夫》《唐诗三百案》《炮灰攻略》《我在大理寺当宠物》等剧都没有能够撕开热播的口子,自制剧在这一年时间里相当萎靡。

  尤其是寄希望最大的《秦明2清道夫》,在第一部高口碑的情况下,第二部创作阵容全换,导致内容方面差强人意,豆瓣评分只有5.6分,最终直到结束也没有再能掀起第一季那样的热度。

  搜狐自制在2018年可以说凉了半截,这个时候反击盗版,趁机推《我在大理寺当宠物》,为搜狐自制博取一些关注,不然真的连芒果TV都追不上了。

  后者在今年注入快乐购之后,顺利完成了资本上市计划,各项业务也全面铺开,有整个湖南广电力量的支持,不说能做多大,至少二线梯队领头羊是可以的。

  在今年搜狐第二季度报告中,搜狐总营收为4.86亿美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5%,环比第一季度增长7%,其总营收实现了连续五个季度的同比增长。同时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统计下的净亏损额为4900万美元,达到连续三个季度营业亏损,亏损较去年同期7200万美元同比收窄46.9%。

  2018年第二季度报告显示的核心财务数据,并未达到之前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测和市场的普遍预期。

  导致这一局面最主要的原因是搜狐视频的持续烧钱亏损,在搜狐的规划径中,自制战略是亏损、集团困境最主要的力量,如今自制剧接连不成功,搜狐视频显然有点急了。

  如果再拿不出有力作品,或者在亏损方面无法改善,搜狐就彻底哑火,留给它的时间不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